礼瀨 マヨイ

「与你共度超自然之夜」(侵换)

(没错又是我来捏造了,如果奶中剧情了可能会把这段混入其中(?)。b)

手上不断切着扑克牌,聆听着对面的愤怒和伤人后的理所当然。我们已经和「怪物」签订了很久的契约了,世代守着他防止伤人。不过,这次由于我的失误将他放出去了……该说是幸运吗?我又将他抓回来了,只是,很抱歉是在圣诞节活动将「怪物」抓回来,会给大家添麻烦的吧……

“所以,请问你为自己辩解完了吗……?”

手上的动作停下,抬眼凝视着对面的「怪物」。对面似乎愣了一下,随后便是更加愤怒的说着“不是辩解是反抗”一类的话。反抗的话,很抱歉,将会是我来审判你的失败……

“很抱歉突然打断你,不过,我已经做好了决定……”

从那副扑克牌中抽出一张牌,是代表「死亡」的黑桃4。请看,神明已经降下了你的命运……

“我已经决定不能再把你放出去第二次了。”

一篇砂仁。b

推推。b

Kazehaya Tatsumi:

因为小麻号原绑专的巽退了所以由这个号来自己回一篇砂仁,还在磨皮阶段所以有ooc就骂(点头),因为是另一篇砂仁所以和小麻号的那篇没有一点关系()。b


被害@礼瀨 マヨイ 。b














能否建立地上天国,这至今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。




我吗?我对此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。在玲明学院的那段时间,我花费了大把的时间,为了打造一个「特待生」和「非特待生」平等的环境,让大家都有机会成为梦想中的偶像。结局也不必多说了,我得到的只有地狱……




这不会是我停止建立「天国」的事件,相反,这或许只是个开始。




由英智建立的,「偶像的乌托邦」,事实上并没有想象的那样,并没有像文学作品里的「乌托邦」完全一致,而我追求的正是那个真正的「乌托邦」。这些话一定不能让英智知道,不然我的计划一定会失败的♪




在建立真正的「乌托邦」之前,我还需要准备点东西……要将罪恶之人的灵魂献祭给上天才行啊……这样神明就会宽恕我的行为,准许我创立地上的「天国」。




不过,罪恶之人的灵魂是最难找的,神明需要的不是轻罪者。监狱里的那些罪恶者我无法触碰到,逍遥的逃亡者我没有信心,那么,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……




心理暗示确确实实会给生理方面带来一些什么,即使带来的作用可能不太明显,这是我得到的一个小小的道理。一些「非特待生」确实也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语而蜕变成了合格的偶像,而我需要做的只是对那个灵魂重复说些话语,接下来只要让他自我消化就好。




真宵,你也希望能为大家做些什么的,对吧?


我不断引导真宵,他总是有些自卑,也许我找到了这种自卑形成的原因,但是我又却不想告诉真宵,我不想他改变这种心态。




毕竟……这种灵魂可是很难找到的。这么说果然会显得太像反派角色了呢,不过,在圣经的角度上,我早已无忏悔的机会。




「ありふれた振り並べてる


然而举止动作又若无其事


どれがホントかわかんないや


我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实


無邪気さを継いで接いだ


一点一滴拼凑出天真无邪


本音と嘘の境界線


真心与谎言的分界线」




两只手交叉的那一瞬间,有一张纸条落在了我的手上,真宵他……终于愿意牺牲自己了啊……




演出结束,我打开纸条,上面只写了「请在演出结束后来一次楼顶」。是真宵的字迹,我很清楚,我很高兴真宵最后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哦♪




“巽同学,很高兴您愿意来到这里……我想过了,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如此肮脏卑微的我,每次站在台上,我都感觉我会被各位的光芒所融化。我不能再拖大家的后腿了,再见了,巽同学……”




真宵转身,从楼顶跃下。旁边的大楼灯火通明,此时却无人为他悼念,这也是真宵的可悲之处……主啊,请宽恕他的罪恶,人来之于尘土,而归之于尘土,愿真宵的灵魂能在天堂得到安息,Amen




我向真宵原来站着的方向比了十字架,现在,上帝应该也收到了真宵的灵魂。




死亡是一座永恒的灯塔,不管你驶向何方,最终都会朝它转向。一切都将逝去,只有死神永生。




“风早前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?”




“哈哈,我只是想到了曾经的一些事而已,创。”




我端起茶杯,抿一口杯中红茶,香醇的气息钻入鼻腔。接下来,应该做些什么呢……

一些碎碎念。b

在lof擦小麻也有几个月了,感觉我应该是混语擦圈时间最短的那个(?)

一开始其实也是看各位老师的语擦作品入的坑,发第一篇作品的时候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写出看得过去的作品,最后还是只写了两行就发出去了,之后也一直在害怕会不会太敷衍太ooc了,但是看到有人在下面留言就直接满血复活(?),真的很喜欢被人放在眼里的感觉(什么你)

才擦了没几天就很自恋参与了鬼灭pa,虽然最后还是散掉了,但是真的很开心会有人带我一起玩,包括后续的屠屏,绑专和团戏,发了戏被夸也真的很高兴,虽然我自己都看不下去(目移)

自我感觉我的戏真的很烂,也没想过会有人喜欢,包括三次的乱七八糟的事,有过低谷期卡文期,也有被好多人喜欢的时候,也不是没想过就这样跑路掉,但是一下课看到有互动就超激动,感觉这么跑掉了很对不起大家,就继续留下来和mayoi一起陪着大家了

最近也因为一些私底下的事导致了现在这个样子(目移),也许会有人觉得我负能量太多了不好相处就取关,我都有看到,也在不断精进自己,尽力呈现出一个可以倾诉的mamayoi,可以保证的是我的负能量大多数和语擦没有任何关系,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小窗或者扩列聊聊,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,说出来真的会好很多

昨天也是紧急加皮了巽哥,也在怕会不会ooc到全是麻味(?),有巽哥了是好消息,是我皮的是坏消息(点头)

这几个月和大家相处真的很开心,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我还不会从语擦这里跑路,主要还是舍不得能包容我的各位,能被大家当成朋友真的很高兴。就算lys不争气跑路了,只要日服还在,偶像梦幻祭这个ip还在我就还会坚持下去

很高兴在我这个像垃圾桶一样的人生中遇见了各位,很抱歉我的文笔完全不够表达我的想法,大家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的朋友

以上,感谢

重新写一篇绑专艾特。b

绑专艾特,打扰歉,退坑/跑路默认解绑

没艾特就是没绑

快来点甜品会美女绑专()


白鸟蓝良@Shiratori Aira 

仙石忍@Shinobu Sengoku 

天祥院英智@Tenshuoin Eichi 

游木真@Yuuki Makoto 

椎名丹希@Shiina Niki 

樱河琥珀@樱河琥珀_khk 

鬼龙红郎@鬼龍くろ 

莲巳敬人@蓮巳けいと 

仁兔成鸣@仁兔成鸣(躺平版) 

紫之创@Shino Hajime 

朔间零@Sakuma Rei 

羽风薰@羽风薰(补课版) 

逆先夏目@Sakasaki Natsume 

春川宙 @Sora Harukawa 

月永雷欧@月永レオ 

玛朵莫塞尔@玛朵莫塞尔(復健限定款) 

守泽千秋@𝑀𝑜𝑟𝑖𝑠𝑎𝑤𝑎 𝐶ℎ𝑖𝑎𝑘𝑖 


新绑专会更新

那、那个……虽然我因为一些原因,很久都没有去过学校了,但是一些事情还是让我有些在意……

最近,我也是了解到有关于其他学校的事情,只是……没想到现在还会有类似于古代的那种规定形式的文章吗……?很抱歉我绝对没有辱骂的意思啊啊啊啊!我只是有点在意而已……因为,我的印象里,已经很久没有要求写这种文章的课题了……毕竟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家里蹲,也接收不到什么具体的消息……

很抱歉打扰到各位了……那么,各位晚上好……♪

好想绑甜品会(尖叫)(滚来滚去)(阳光飞翔)(开高达)(跳月球蹦迪)(语言系统紊乱)(回到地球)(继续滚来滚去)。b

(因为带有niki半语c成分打了niki的tag,占tag致歉。b)

呐哈哈~♫晚上好哦!没想到现在也能再见到呢!这种冷天气很适合喝上一杯热腾腾的奶茶哦~♪

这两天的气温也突然降下来了,经常中午还是暖乎乎的天气,晚上就突然冷下来了!这种天气真的很容易让我不自觉就开始想多吃一点了,不然我很容易突然“卡机”哦!

冬天就是要搭配板栗和火锅,和大家一起围在锅炉旁边的话,那种温暖就会像蒸汽一样冒出来~♪果然这种时候就是冬天最开心的时候呢,如果燐音君不把凉手放在我的后脖颈就更好了……


啊啊,扮演椎名同学什么的,对我来说果然还是太难了……用这种方式作为上次在富士山迷路的惩罚,只能说是我咎由自取的事……绝对不是我对这种惩罚方式有任何的反对或者不满啊啊啊——!如果能用这种方式获取各位的原谅那就太感谢了……

一个屠屏小邀请.b

推推屠屏。b

鬼龍くろ:

想着和大家在周末搞个屠屏,围绕扮演其他小偶像,我会用大转盘决定谁扮演谁,限定在评论区评论的


明天晚上十一点公布结果,周六晚上九点定时发布.b

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过的虾仁(?)。b

如题,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过但是印象里真的有这回事并且现在才写完。b

无不良价值引导,审核请放心。b

 感谢@かせはや たつみ 提供被害(?)。b




如同受难的耶稣基督一般,背负十字架于受难地。只不过,我不同于神明,我是神明路过不屑于垂眼的过街老鼠,是背叛的信徒犹大。


不知为何,最近巽同学开始执着于我的过去。我无法理解,为什么有人会对我这种垃圾臭虫的过往产生兴趣呢?而且,如果对我的过去产生什么兴趣,大可以直接来找我……


擅自闯入我的私人空间,作为曾经的「梦之咲七大不可思议」之一,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……?不过,很快它就变得不再重要了……♪


整天都在重复着那无聊的神明爱着世人,如果神明真的平等爱着每一个人,那又为什么会抛下……满口的道义,若不是被神明所抛弃过,又怎会明白所谓真实的世界……


神明和世俗都无法接受我,排斥着我,仿佛我生下来就不属于世界,仿佛我就应该去到垃圾堆里,一生仰望着所谓“神明”,每日做着所谓的祈祷,但真正能给予我一切的,只有名为自我的神明。我是在尘世中无所适从的怪物,是为自己祷告的叛道者,是只能接受自己的祷告的罪恶者……


这个世界上,本应只有一位神明……


隐匿于黑暗中,不见底的黑使人喘不过气来,手中执起施行「正义」的武器。这将是新的神明的诞生……为此,巽同学,请原谅我……


月亮从云层中探出一角,映照在十字架上,映照着钉在十字架上的刀锋,映照着地面上的零落血迹。还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巽同学……这是神明降临的必要条件,而巽同学是最接近神明的人,神爱着世人……对吧?


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「信徒」,如同教堂里一样的「信徒」,如同部下对心中所认定的教父一样,我忠于新的「神明」,我愿意献祭我的一切换来新「神明」的降临……您一定能理解我的吧?毕竟巽同学也有着自己的信仰……


刀刃没入胸口,如同圣经中所记载的耶稣之死,我慢慢将巽同学的双眼阖上,我依旧无法坦然面对那双纯净的紫色眼眸。圣职者以神明的姿态升入天堂,我却迎不来属于我的「神明」,这也许并不是最接近神明的人……


阳光洒落在大地上,照在那滩血迹上,我燃起了火,看着曾经亲密的伙伴融在烈焰中。尘土飞扬,我却抓不住那束未来,那束我向往的未来……

(非常!高兴!感谢!联戏!带我玩!(尖叫)@鬼龍くろ @Shiina Niki 。b)

远处的富士山在我眼中逐渐因为靠近而被放大,原本只是处于印象中的庄严优美,书中文学者所讴歌的自然之美,现在正静静伫立在那里。


耳边传来光同学激动的声音,啊啊,光同学还是那么富有活力……「留宿户外队」的大家也对这次的活动非常期待呢……其实,我很担心会不会在这次的活动中拖大家的后腿,毕竟我这种人是不配接近如此纯粹美丽的地方的……


随着大家的攀登,海拔逐渐升高,气温也随之降低,深秋里的富士山已然像是冬天。光同学和雷欧同学已经着凉了吗……?椎名同学也有点体力不支的感觉……


鬼龙同学要和我一起去捡柴火吗……?如果能为大家带来一点温暖,那、那好吧……说起来,鬼龙同学虽然外表看上去很可怕,但是似乎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……


一路上,鬼龙同学都没有和我说过话,是因为我太卑微了,不愿意接触我这种人吗……?还是说,想在没有人的地方使我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……不过,我们是不是又走回来了……?


在这里,手机完全接收不到信号,指南针也不知道为什么失灵了,果然是因为我而连累了鬼龙同学……现在也只能看运气了……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大家……


寒风吹过,刮的脸颊一阵生疼,原本准备的衣服还不足以抵御寒冷。我跟着鬼龙同学往前走,脚下突然的空旷使重心转移,脚踝擦过石头留下一道红痕,我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新的落脚点,下意识尖叫出声。


就在即将摔下去的时候,手腕上传来被抓住的痛感,是鬼龙同学抓住了我……果然我是那个拖后腿的人,真的非常抱歉啊啊啊——!不过,没想到鬼龙同学会这么温柔呢……


我们捡起地上散落的柴火,不过,有一部分被吹了下去,也捡不上来了……但是,能成功活下来,还要好好感谢鬼龙同学呢……现在天也黑了,还是找不到大家,只能找平地休息一晚了。


还算成功的升起了一堆火,加上刚刚找来的地瓜,也能勉强垫一垫肚子。至少,这样也能帮到鬼龙同学……很能干吗……?鬼龙同学还是太抬举我了,我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家里蹲而已……


火光映照在我们的脸上,周围的窸窣声伴随着木柴燃烧的噼啪声,形成了天然的白噪声。眼皮越来越沉,陷入了秋夜的梦境中。


第二天的早晨,我是被椎名同学戳醒的,还隐约听到了“把你吃掉”一类的字眼。不过,椎名同学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呢……?原来是气味吗……椎名同学我真的不好吃啊……!但是,能汇合真的是太好了……